1、面试的意外
  小晶是公司的总机小姐,那天来公司应徵时,第一眼见到她便惊为天人,长得酷似我的性幻想偶像朱茵,细嫩的小麦色肌肤、加上低胸短裙的紧身套装,把她的丰胸美腿更衬托得令人欲火焚身。

  她请我稍等一下,并走到我身边交给我一张表。

  “先生,请填一下这张表格交给我。”

  我接下表格填写着,发现有一栏看不懂,便回头叫她。

  “小姐,这里要怎麽写。”

  小晶走过来弯下腰看着,两颗D罩杯的乳房不经意的凑到我的眼前,因为穿低胸的上衣,那诱人的深坠乳沟在我的面前尽露无遗,随着她的解说,丰满的乳房不停的颤动着,看得我的老二不听使唤的涨了起来,等她说明完,我早已满腔欲火,跟她说了上厕所,打算先自已消消火,免得待会表现不佳,无法录取。

  一进到厕所,正打算要自慰时,却听到隔间传来像女人呻呤的声音。怎麽会有女人,我正奇怪着,於是踏上马桶,朝隔壁探头一看究竟,竟然是一对男女在做爱。只见那女人坐在男人身上不停的上下摆动,乳房也跟着不断的抖动,口中还不停的叫着∶“经理┅┅啊┅┅啊┅┅您好┅┅强┅┅啊┅┅好爽┅┅”

  後来我才知道,那男的是公司经理,女的是人事部之花叫小宣。大约抽插了5分钟,经理叫着∶“我要泄了┅┅”只见小宣赶紧起身,将经理的鸡巴含在口中,前後快速的吸吮着,接着就看到经理两腿伸直,身体不断抽地抖动着,我知道他泄了。之後,经理随便擦拭了一下就迳自走出厕所,留下的小宣似乎仍意犹未尽地闭着双眼,右手搓揉着肉球,左手留在桃花源,食指与拇指不停地揉捏阴蒂自慰,继续努力要达到高潮,看得我原先涨得发痛的老二,更形涨大,再也受不了了。

  於是我打开小宣忘记锁上的门,就在她尚未回过神时,我的舌头朝她的阴户舔弄起来。

  “啊┅┅啊┅┅”小宣着双眼,无意识地呻吟着∶“你┅┅是谁?不┅┅要┅┅啊┅┅啊┅┅!”小宣无力的用言语抗着,然而,她的身体却因无比的快感而扭动。

  “好舒┅┅服┅┅啊┅┅快┅┅”她早已陷入性欲的深渊,丰臀上下不停晃动,更用肥嫩的阴唇挤贴我的脸部,似乎要把我的舌头吞进阴道一般,我也顺势将舌头伸进淫水四溢的阴道内灵巧的转动剌激阴腔,右手也不稍停地挤捏她的粉红色奶头。

  “嗯┅┅啊┅┅啊┅┅快┅┅啊┅┅用┅┅力┅┅好棒┅┅好┅┅爽┅┅我快来┅┅了┅┅”

  我知道小宣快高潮了,我不急不徐地让嘴离开她的流满淫液阴户站起来。

  “你干┅┅麽┅┅快舔┅┅啊┅┅别走┅┅”小宣狂乱的扭动肥臀哀求着。

  我掏出已涨得发紫的15寸阴茎∶“用我的宝贝帮你好不好啊?”

  “好大的┅┅宝贝┅┅快进来┅┅快┅┅不要┅┅折磨┅┅小妹了┅┅”小宣如获至宝似的抓着我的阴茎,要往她的阴户塞。

  “可以,但你要求我帮你!”我故意折磨她地说道。

  “┅┅帅┅┅哥┅┅哥┅┅求求┅┅你┅┅啊┅┅啊┅┅啊┅┅快用┅┅你的┅┅大鸡┅┅巴┅┅插┅┅我的┅┅小穴┅┅啊┅┅快┅┅”小宣一面说还一面用手搓弄阴部。

  真是浪女!看到她这样子,我知道以後不愁没有炮友让我满足淫欲了,就随她把我的宝贝塞进饥渴难耐的阴穴内,“啊┅┅”我们都禁不住地了一声。

  她虽已非处女又刚做过爱,但是小穴却依然紧缩非常,还随着呼吸一紧一松地吸吮我的阴茎,加上滑润湿热的淫液,让我的阳具趐痒无比,差点泄出来。深吸了一口气,稳住精门,往内再用力一顶。

  “哦┅┅受不┅┅了┅┅好爽┅┅好大┅┅的宝┅┅贝┅┅快┅┅用力┅┅插┅┅啊┅┅啊┅┅”

  为了方便动作,我将她抱了起来,她双腿紧紧地勾住我的腰,扭动肥臀深怕我的阳具离开小穴,用力吸吮着,真是好棒的阴穴。我决定让她好好满足一番,渐渐加速冲剌,并旋转腰部用粗大的龟头剌激阴道内的每一点,嘴巴也不稍停地吸舔她突出的粉嫩乳头。这才看见她一对奶子,虽只有B罩杯的大小,却是坚挺而有弹性,皮肤更是滑柔白晰,看得我忍不住轻轻咬了她的奶子,搞得小宣又加淫荡的呻呤,身体不断地上下颤动,用小穴套弄阴茎,这让我的阳具更加涨大,忍不住地又用力深入抽插了百馀下,招招直子宫口。

  “啊┅┅嗯┅┅啊┅┅我要┅┅泄┅┅了┅┅啊┅┅”突然小宣双腿一紧,阴户用力向前挺,阴道内紧紧一吸,达到了高潮。

  我也在小宣阴道壁的吸吮下,龟头一阵酸麻,一个不留神,射出了滚烫的精液,烫得小宣花枝乱颤,口中“嗯嗯啊啊”地昏了过去。

  我将小宣放在马桶上,整理了一下衣物,这才仔细端详眼前的小淫娃,大约157CM,B-cup的奶子圆润坚挺,奶头粉红突出,细腰丰臀,而桃花源处阴毛密而细长,阴唇小巧而饱满还呈现处女般的粉红色,没想到性经验这麽丰富的妞,还保有这样美的阴户,运气真是太好了。

  赶紧将她的衣服穿好,我还得应徵呢!把她抱到厕所外的椅子上坐着,幸好没人看到。

  准备要离去时,小宣终於醒来∶“我叫小宣,你叫什麽名字,还有机会见面吗?”

  “不用担心,我要去面试了,待会见。”看来这淫娃是吃上瘾了,改天一定要再好好奸淫她一番。

  结束了与小宣的意外性爱之後,心情舒爽了许多,回到办公室内进行面试,小晶见我去了好久,以为我身体不适,还特别关心地问∶“先生,您是不是肚子不舒服,我这里有胃肠药哦!”

  为了掩饰刚才的行为,我装着痛苦的样子∶“是啊!肚子是不舒服,不过现在看到漂亮的你,已经好多了,谢谢!”

  小晶笑了起来∶“那您以後,身体不适的话,就不用看医生了,我来帮您治疗就好了!”

  “是啊!只怕你不肯呢?”

  小晶一听更加笑得花枝乱颤,丰满的胸部也跟性感的抖动,害我刚刚才消火的老二又不听话的立了起来,还想进一步地跟她培养感情,却轮到我面试,只得不舍地向她说∶“漂亮的总机小姐,下次有机会再与你聊罗!”她会心地笑了一笑,我便走进了面试室。

  由於我的学历不错,又有在外商公司工作的经验,当场面试的主管便要求我下午就来上班,我当然一口答应,为的不是人事处主任的职位,也不是6万元的月薪,而是我的性感女神--小晶及这家公司的性爱宝库。

  面试完,小晶便急着问我∶“情形如何?”巴不得我能立刻上班似的。

  “情况好像不乐观。”话尚未说完,只见她脸上闪过一丝失落的神情。

  “不过,为了能让你帮我治病,我苦苦哀求处长,总算让他答应我下午来上班。”

  听到这里,小晶才又展现她那性感的笑容∶“那下午见罗!”

  “当然,记得下午帮我挂第一号哦!”我俏皮地回应她。

  回家梳洗了一番,下午便急着赶去上班。一到公司,人事处长先向我介绍人事处的同事。

  人事处有独立的一间办公室,在人事处内我意外地看到了小宣。

  (太棒了,竟然跟这个小淫娃同一间办公室,看来以後的上班时间可不无聊了。)我兴奋地想着。

  小宣见到我,先是一脸吃惊的表情,接着听到处长的介绍,才露出淫荡的笑容。

  “朱先生,您好,以後要请您多多照顾哟!”

  “哪里,还望美女不吝赐教!”--(尤其是床上的功夫)--我也以邪恶的笑容回应她。

  “好了,都不用客套了,以後都是自己人啦!小宣你带朱先生到各处参观熟悉一下,我要出去办些事情。”说完,处长便走出办公室。

  这时人事室里就只剩下我们两人,我一把便抱住小宣,也不管现在是上班时间,双手就在她小巧的胸部搓揉着。

  “想不想我啊!小宣?”我在她耳边轻轻地吐着气息。

  “现在在上班,啊┅┅”

  我的手指正伸入小裤裤内逗弄着阴蒂。

  “嗯┅┅人家先┅┅带┅┅你去┅┅认识┅┅其他同┅┅事┅┅嗯┅┅”小宣无力地推着。

  “是的,我的小美女。”我强忍着微胀的老二,不舍地放开小宣。

  小宣踩着微颤的脚步,为我一一介绍各部门同事及公司内部环境,看得出来她也在隐忍强烈的性欲。在参观的同时,我才发现这家公司真是美女如云,而我却是主管之外惟一的男性,真是选对公司了,看来我得好好调养身体,才能应付得了这些年轻的身体。

  当小宣介绍完公司环境後,我突灵机一动∶“小宣,可不可以带我到天台看看。”

  “好啊!朱(猪)哥。”小宣语带双关地说道。

  一到了天台,我便迫不及待亲吻小宣的樱桃小嘴,右手也顺势抚弄坚挺的乳房,左手也不甘势弱地隔着内裤在阴蒂上划圈圈般忽重忽轻地揉压。经不住我纯熟的爱抚,小宣开始“嗯嗯啊啊”地呻呤起来,淫液也大量的分泌出来。将丝质小内裤沾湿了一大片,阴户更是不停地顶着我早已坚硬无比的阴茎。

  “哦┅┅唔┅┅好哥哥┅┅我的那里┅┅好痒┅┅快用你的┅┅大宝贝┅┅哦┅┅”小宣等不及似的,伸手打开我裤裆拉炼,掏出阴茎套弄着。

  我却故意地不理会她的挑逗,而是缓缓地解开她的上衣钮扣,打开前扣式的胸罩,那小巧雪白的乳房立刻展现在眼前,配合小宣急促的气息而上下起伏,似在向我招唤般,令我不由自主朝那因兴奋而突出胀大的粉红乳头饥渴地吸吮,小宣立刻触电般地抽搐着,小手紧紧地握着我那已膨胀到极限的18公分阴茎无法松开,显示已进入高潮的初期。

  我马上将她的小手拨开,并把她的小内裤拉开一侧露出湿润丰美的阴唇,用力把大阴茎插入温暖的小穴。

  “啊┅┅”小宣禁不住大叫,全身痉挛晕了过去,阴户泄出大量阴精,达到了完全的高潮。

  2、淫荡女秘书

  第一章

  美玲在无意识中的翻阅杂志。一页接着一页,但她几乎没有把心放在上面,只是机械化的动作。

  美玲家住遥远的澎湖,家里还有一个母亲一人在家。而她在大学毕业後,就来到高雄,好不容易找到了目前这个秘书工作,她在高雄没有亲友,只好租了一间只容纳单身的小套房。此时,左邻右舍的人几乎全部看不到,因为今天是星期日,眼看着邻居的女孩们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出去了。只剩美玲一人在属於它的天地里呆坐着,其实美玲长得很不错,只是生性害羞,一有人和他交谈,她就脸红了半天,她的眼睛水汪汪的,鼻子小巧而高翘,嘴唇红润而甜美。而身材更是增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美玲来此工作才短短三天时间,刚来时公司的人都对她不错。只有一位身材丰满的杨恭如对她不太友善。杨恭如是负责会计方面的工作,每天都穿着曲线必露的服装来上班,公司的男同事们常常有意无意的靠在她的身旁,偷偷闻着她从胸口散发出来的芳香。美玲上班的公司是一间服装贸易公司,刚上班的时候人事处主任带她至办公室见见所有同事。当美玲走入办公室时,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各位同仁,这位是洪美玲小姐,她将加入我们的行列。洪小姐刚从学校毕业,请各位互相关照。」洪美玲,请你也讲几句话吧!」事室主任一面向大家说明着,一面要美玲向同事们做些自我介绍。我叫美玲,请各位多多指教!」美玲满脸通红,揉搓着手中的小手巾,底着头用有如蚊子般的声音说着。我们会的。」说话的是办公室里的一位男同事朱哥,随着这个回答马上引起所有男同事们诡异的笑声。你们少起哄了,别欺负人家就不错了。」位面貌清秀的女孩愤愤不平的说着。人事主任陈成文把美玲安顿在那抱不平的女孩身旁,然後用很正经的口吻说着∶王小慧,你要好好的照顾这个新来的小妹喔!她刚来有许多事还不了解,你要好好的带她熟悉一下。陈成文讲完拍拍美玲肩膀就走了。洪美玲很感激的看着王小慧一眼,要不是这个短发的王小慧解围,美玲可真是不知如何是好。王小姐,以後请你多多指教了,我今年才刚进入社会,很多是不懂,以後请多费神。一旁的男同事看到陈成文走了就全围在王小慧她们这边,每个人七嘴八舌的询问着。「洪小姐,你今年几岁?」洪小姐,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美玲,你有没有男朋友?」他是说要好的┅┅」洪美玲这位出社会的女孩,被这先一大堆问题弄得面红耳赤,就在此时,另一边却有一双被妒火燃烧的眼睛朝美玲这边看着。哼┅┅你们这些人真奇怪,你们没见过女人吗?问这麽多问题,没正事可做了啊┅┅」口的是杨恭如,而那双火眼也是从她那里所发射的。洪小姐长得是不错,脸是很漂亮,但是┅┅好像嫌,嫌苗条了一点,你说是吧?朱哥。」

  围在美玲这边的朱哥,连忙走道杨恭如的身旁,用很暧昧的动作将手搭在杨恭如的肩上。

  「是啊!洪小姐是属於苗条型的,而你杨恭如小姐是属於丰满型的,各有千秋都非常得漂亮。」

  朱哥是长得满高大的男人,今年二十八岁,就因他人英俊高大,所以在女人堆理是很吃得开的。

  而这个杨恭如的外号就叫做「万人插」。主要的原因就是她那丰满的身材,再加上新潮、大方、浪荡的性格。在公司里只要是杨恭如看得上的男同事,或着是高级主管们都和她有一手,这是大家都知道的秘密。

  「朱哥,我好渴喔!」

  杨恭如用着极娇媚的声音,使唤着在身後的朱哥。

  朱哥马上就小跑步往茶水间跑去。

  「美玲我顺便帮你倒一杯。」

  杨恭如本来很得意的笑着,一听到这句话不由得怒从心起,因为她本来想好好表现一下自己的魅力,让美玲知道她的厉害,怎知?这朱哥居然当着她的面叫起美玲的名字,还现应勤的到水给她。

  那些微着美玲的同事们看到恭如的脸色,知道她已经在生气了。赶紧回到自己的座位埋首於卷宗里。

  杨恭如的父亲是个商业巨子,他的财产是无法计算的,而更如的母亲在她十九岁时就去世了。而她父亲认为自己已将近六十了,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所以并没有再续弦的念头。

  就这样近一年,恭如的父亲健康状况愈来愈差,於是恭如就送父亲到乡下养病,自己则在家里的房子及公司宿舍两边住着,照理以她家的财富来说恭如是无须工作的,但恭如认为只有自己一个人孤孤单单生活实在无趣,所以就用工作来充实生活,才不至於太无聊。

  况且这家公司也是恭如父亲早年投资的,所以办公室里的人都怕他三分,这样反而使得恭如更加目中无人。

  此时朱哥拿着开水慢慢的走了过来,将水放在办公桌上。

  「恭如,水来了,请喝吧!」

  「哼!我不喝了。」

  恭如很不友善的瞪了美玲一眼,又看了嘻皮笑脸的朱哥一眼,狠狠的把头甩开。

  朱哥真不亏是在女人堆打滚的老手,连忙堆起笑脸,并将手放在恭如的香肩上,然後用热呼呼的嘴靠在她的耳边。

  「恭如,别生气。晚上我们一起出去完好吗?」

  「讨厌,滚开点!」

  恭如一听,眼睛为之一亮,满脸生春,但还是装作生气的模样,拍开朱哥的手,嘟着嘴白了朱哥一眼。

  「死相!」

  朱哥一看恭如的表情就知道她已经心动了,伸手拍拍恭如那浑圆的臀部,十足大情人的样子。

  「恭如,就这麽说定喔!」

  「我会让你快乐的。」

  用着灼热双唇紧贴在恭如的耳边,挑逗着恭如。

  「讨厌,不要这样」

  用手捏了朱哥大腿一下,嗲声嗲气的回应着。

  敲定今晚的约会後,朱哥就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办公,但扔不时的看着美玲,美玲一接触到朱哥的眼光急忙的避开。

  不久┅┅

  第二章

  下了班以後。王小慧就与洪美玲回到了属於他们比邻而居的大楼里,原来很巧的是王小慧也同住在这栋大楼里面,因为王小慧当初也是从中部来到高雄工作的,所以考量房租与公司距离下也选择在这间大楼居住。

  「美玲,你刚来这里一切都不太熟悉,过几天你就会习惯了,其实办公室内的每个人都很好相处。」

  美玲来到小慧的房间,一面听着小慧讲解公司环境,一面环看着房间内四周的摆饰,对美玲来说,在这房间内有太多新鲜的东西吸引着她,和自己空空荡荡的房间相比实在差太多了。

  「除了┅┅杨恭如,我看她对你好像有些敌意,不过只要小心点做事就应该没什麽问题的,再说我们秘书课跟她的部门也不会有太多公事上的往来。」

  小慧回头,发现美玲并没有专心在听自己说话,而是在专心的看着自己的闺房,就知道美玲在想些什麽了。

  「美玲,过来这边坐喝杯水,不用那麽认真研究我的房间,你所看到的是一个败家女平时逛街的战绩。」

  这时美玲才回过神来,满脸通红的不知是好。

  「王小姐,你的比喻真有意思!」

  「美玲,以後我们都直呼名字就好了,别什麽小姐小姐的,听起来很生疏的感觉。」

  「好啊!小慧。」

  两人不禁相对着笑了起来,而接下来,两人所聊的话题都是一些生活上的事情。

  就这样子美玲也在公司过了两天,她发现王小慧这个人真的很好,很会照顾人,做人十分成功,全公司的人都和她相处的不错。

  ※※※※※

  回说着朱哥与杨恭如的约会也在那天下班後,在杨恭如的房间床上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那个洪美玲是什麽东西!一来公司就受到这麽多人的爱护啊。」坐在床边的杨恭如似乎对洪美玲的事情扔妒火难消。

  身後的朱哥早已伸出双手在杨恭如的胸前做消火的动作,两手隔着杨恭如的上衣搓揉着在衬衫下的两颗大奶,火热的双唇也在肩膀上用力的亲着、吸着。

  「她怎麽跟你这个王后相比,那丫头只是个贱货而已。」

  不亏是在女人堆打滚的朱哥,说话的内容也不忘迎合着杨恭如。

  「说的好!有机会┅┅嗯┅┅我会整整她的┅┅啊┅┅」

  杨恭如已被一阵快感冲击得连说话都有些困难,原来朱哥已解开恭如上衣扣子,一手延着乳沟钻入胸罩内,另一只手则是从窄裙的开叉处滑入,将整知手掌贴在恭如的内裤上面上下搓动着。

  不亏是性感、新潮的「万人插」,恭如衬衫内穿的是一件鲜红色的胸罩,也不知道是因为乳房过大或是胸罩的罩杯太小,使恭如的那对大奶大半露在外面。

  「喔┅┅啊┅┅啊┅┅」

  朱哥那只滑入裙内的手,显然发挥强大的效果,恭如已被那只手逗弄的忍不住从嘴里发出淫荡的哼声,虽然恭如有穿着裤袜,但薄薄的丝袜并不能抵挡猛烈的攻击,朱哥的手指好像要穿破丝袜似的往肉穴上的内裤前後插弄着,一阵阵的快感由恭如的下部传至脑里,慢慢的肉穴上的内裤已被淫水给浸透,丝袜也粘着内裤被手指插陷入洞内。

  「啊┅┅好舒服┅┅喔┅┅」

  恭如两只媚眼已眯成一条线忘情的享受着,刚刚的妒火已明显被浇息许多。

  此时朱哥将恭如往後半抱半拉的方式将恭如放在床上,用最快的速度脱去自己的衣服跟裤子,全身只剩下内裤而已。

  看着躺在床上的恭如,朱哥已在内心发誓要征服这个高傲的性感王后,先是脱去恭如的上衣接着拉下裙子,一连串的动作朱哥相当的熟练,因为要征服难驯的女人就必须有着高於常人的床上功夫。

  抓起恭如的双腿分开成V字型後,朱哥就将整个头埋入大腿根处,用着灵活的舌头在大腿根处来回舔着,随着舌头的滑动恭如身体也跟着抖动着。

  「啊┅┅啊┅┅」

  「恭如,再放松点!我会让你更快乐的。」

  随着恭如的淫叫声朱哥的双手已顺着恭如的两腿滑向内裤边缘,用力往後一拉,内裤跟丝袜一起被脱了下来,恭如的下体马上暴露在朱哥面前,眼下的肉穴被黑密的杂草覆盖着,杂草也已被洞穴内流出的淫水给沾湿而发出亮光,朱哥将嘴直贴在蜜穴上用舌头舔弄着两片阴唇,时而用舌尖插入蜜穴里。

  「喔┅┅不要┅┅我会受不了┅┅啊┅┅」

  恭如受不了这阵快感挑逗,将双手按着朱哥的头不放,朱哥的舌头运转的越快,恭如的双手越是案的更用力,好像深怕舌尖离她而去。

  「喔┅┅喔┅┅我不行了┅┅啊┅┅」

  大量的蜜汁从洞内喷出,按着头的双手也松开了,朱哥仅用嘴跟舌头就让恭如达到高潮实在是厉害。

  「我亲爱的王后这只是前戏而已,接下来才是压轴。」

  「等等┅┅我先休息一下┅┅」

  「可以!不过得帮我服务一下才可以。」

  这时的朱哥已侧躺在恭如的身旁,并也已脱下恭如那鲜红色的胸罩,用着手指捏夹着,那又大又坚挺的乳房上两粒有如樱桃般的乳头。

  朱哥拉下自己的内裤不等恭如的回应,马上翻身跨在恭如的胸前,早已清筋暴跳,怒不可偈的大肉棒,此时已脱颖而出,龟头有如一个出生小孩的拳头。

  杨恭如原本微眯着一对媚眼在休息,一看到一根又粗又大肉棒直挺挺的立在眼前马上为之一亮,整个芳心一阵乱跳,连吞了几口口水。

  「没想到你的功夫愈来愈强了,服务完後要让我更舒服才行喔!」

  「放心!等一下压轴会让你爽到天上去。」

  一根直挺挺的肉棒就往恭如的嘴里塞了进去,恭如为了等会的享受於是用尽各种吹箫技巧来讨好朱哥。

  恭如先是用舌尖在肉棒上来回舔着,再而含住那有如小孩拳头般的龟头,又是吸又是咬,弄得朱哥原本就已经挺直的大更加大了许多。

  朱哥也不甘示弱的将身体反转成69体位,用手指抠弄着恭如的蜜穴。

  「喔┅┅唔┅┅朱哥┅┅我┅┅你别再逗我了┅┅快┅┅」

  「恭如,你那边痒啊?」

  「里面嘛┅┅」

  这时恭如已被抠弄出性意,向朱哥淫求着,但朱哥可是床上高手,他知道用一松一紧的方法来让女人求欢,所以故意假装听不懂恭如说些什麽。

  「小穴┅┅唔┅┅人家的┅┅浪穴痒嘛┅┅你这死人┅┅你快点┅┅」

  「快?快什麽啊,不讲我怎麽知道。」

  「人家要你插嘛┅┅」

  朱哥听到恭如的请求,十分得意的笑了一笑,就猛一翻身骑再恭如雪白玉体上,就先是一个长长的热吻。

  正当两人热吻时,恭如已神不知鬼不觉得将腿叉开来,并频频将阴户凑上迎接大阳具。

  「请你快插入吧。」

  「好!我进去了,你准备好了没有?」

  「快放马过来!」

  恭如已迫切需要肉棒的滋润,朱哥也知道是时候了,猛然就将他的大阳具朝阴户洞口狠狠的顶了进去。

  「滋┅┅」

  「哦┅┅死了┅┅」

  朱哥此时低头一看,自己那根紫红粗大的大肉棒已经整根插入恭如的蜜洞内了,他只觉得龟头的顶端已顶到了底部,而肉棒整根被包得紧紧的,滋味十足。

  而恭如被这麽猛然一插,并且一插就是到底,使她感到计舒畅又痛快,本已欲火如焚饥渴万分,极想好好享受一下,却不料肉棒粗大得使她一下子吃不消。

  「嗳┅┅我不要了┅┅朱哥,你先拔掉一些┅┅我涨的痛死了┅┅唔┅┅」

  「你刚刚不是要我插你吗?」

  「刚刚是刚刚┅┅现在人家┅┅不要了嘛┅┅你先抽出┅┅快嘛┅┅」朱哥听到恭如这麽叫法,知道她真的很痛,连忙伏在她的身上不动,肉棒却在洞内直跳动。

  恭如本想推开朱哥的,但见他没再轻举妄动的意思,只是静静的趴着她也就作罢了。

  但是┅┅

  不对呀!恭如觉得她的音户内似乎有东西在跳动着,满脸疑惑的看着朱哥,但他真的也没有动呀┅┅

  恭如这才想到肉棒还停留在肉洞内,而朱哥却若无其事的吻着她的脸。

  恭如的嘴、脸、心、手脚全身直发烫,嘴唇乾燥,心猛跳,淫水更是泉涌而出。

  「唔┅┅嗳┅┅我好难受┅┅朱哥,我的全身┅┅直发烫,好难受喔┅┅」

  朱哥这个花丛中的圣手,又怎会不知道这女人的需要,可是此时的他,存心要吊他的胃口。

  「恭如,好啊!我可要抽出了。」

  朱哥边说边把阳具拔出,而恭如原本嘴上直叫不要,现在却町着下半身深怕他真的拔掉肉棒。

  不过朱哥还是将肉棒拔离了肉洞,恭如猛觉得肉洞顿时空虚,使她难受,偏偏阵阵骚痒直透心口。

  「朱哥┅┅我好痒呀┅┅」

  朱哥一手狠狠的揉搓她那对巨乳,另一手又直逼恭如那湿淋淋小蜜穴。

  「嗳┅┅朱哥┅┅快嘛┅┅这次我不管了┅┅你插死我┅┅也没关系┅┅快干死我吧┅┅」

  「恭如,你要了吗?」

  「汉哥┅┅我好想┅┅好想你的┅┅插吧┅┅我的小浪穴┅┅好吗?」

  「好!」

  朱哥的语音一顿,紫的发红的大肉笨又齐根没入了,恭如那湿淋淋的蜜穴拼命的迎合着肉棒。

  「唔┅┅好舒服┅┅这一下┅┅我真的很舒服┅┅哦┅┅太好了┅┅呀┅┅呀┅┅」

  朱哥看到恭如那副满足的样子,心中十分得意,如果女人不想要,单方面弄起来就没意思了。

  朱哥心中一高兴,更是使劲加快速度抽插起来,把恭如抽的淫水如浪般的顺着屁股沟流了下来。

  大肉棒死命的乱顶,把恭如整个人顶的魂飞魄散,丰挺的双臀直摇摆着。

  「喔┅┅哦┅┅爽死了┅┅我的天┅┅好舒服┅┅啊┅┅啊┅┅」

  朱哥全身使力的猛烈抽插百馀下,忽然改变了战术,换成九浅一深的方式来吊恭如得胃口。

  没几下,恭如就娇喘连连,因为朱哥九浅一深的逗弄着,所以恭如必须挺起下半身使肉洞尽量的抬高配合。

  朱哥又一下插到底。

  「哦┅┅」

  「唔┅┅我这一下┅┅真的爽死了┅┅我会被你活活┅┅弄死┅┅」

  「哦┅┅别这样┅┅逗人家┅┅我好痒┅┅请狠狠的用力插吧。」

  朱哥扔旧不理会恭如的要求,继续已久浅一深的方式抽插着。

  恭如此时真的全身搔痒难耐,只好使力甩开双腿,紧紧勾住朱哥上下起伏的臀部,这样朱哥就不能抽得太高了。

  「你快┅┅快点嘛┅┅狠点吧┅┅顶死我也没关系┅┅我要你快一点。」恭如死命的抱紧朱哥。

  朱哥一件恭如的模样、淫叫声,就知道恭如已是很迫切的需要狠插猛抽的时候了┅┅

  猛烈的吸了一口气,再鳖住呼吸,将屁股抬高後拔出肉棒再猛烈的插入肉洞里,直到全根尽入。

  「滋!」肉棒已全部插入。

  「啊┅┅啊┅┅啊┅┅」

  抽插几百下後,恭入的淫水大量流出,从屁股沟流到床单上,把整个床单弄湿了一大片。

  朱哥将他那根又粗又大的肉棒,左冲,右刺把整个蜜穴当水池,在里面游来游去。

  「哦┅┅我的好┅┅好情人┅┅我要┅┅我要泄了┅┅泄了┅┅啊┅┅」

  朱哥一听已到时候,更是加紧抽插。

  用力抽插几下後就感觉到肉棒前端的龟头上,被一股热流冲击着,热得使他全身舒畅。

  「恭如,你泄了?」

  「嗯!我泄了好多,好舒服喔。」

  朱哥一把就将泡在肉洞里的肉棒拔出来,然後跨在恭如的胸前,将肉棒放在恭如那对大奶中间,要恭如用手挤压着大奶便开始抽插了起来。

  「啊┅┅过瘾┅┅你这对奶子实在太棒了。」

  「啊┅┅啊┅┅我要射了┅┅」

  抽插数时下後,只见朱哥一阵颤抖後就射出大量的精液,把恭如整个胸前喷的到处都是。

  「哦┅┅好烫┅┅」

  恭如被又热又强迳的精液冲得全身趐软。

  两人相互拥吻一番後,昏昏沉沉的进入梦乡。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