産后的性爱真实 - 亚洲色情电影



  下班后,我走到儿子的卧室,太太正在里面陪他。我走上前去,拦腰抱住太太,看她逗弄孩子那种甜美妩媚的娇态,现在似乎十分陌生。
我不清楚目前我俩之间到底少了什么,但总觉得疏远不少。
「嗯?怎么了?」太太在我怀中注意到我发呆,很关心的问我。
我被这一提醒,脑筋顿时恢复了不少。
「没什么… 」我有点支吾地回答,然后转移话题「咿… 小鬼,今天有没有听妈妈的话呀?有没有想爸爸呀?」
我捏一捏儿子细嫩的脸颊,他忽然止住笑容,表情严肃地坐在婴儿床上,眼睛一动也不动地注视着我。
这时我觉得很窘,连儿子都不认我这个老头。
「看你把他吓的,」太太瞪了我一眼,抱起他在卧室四处走动。
「乖乖,都是笨蛋爸爸不好,」太太用鼻子和儿子的鼻间相触地逗弄他「笑一笑… 」。
看着太太和儿子在一起,忽然有一种隔离的感觉油然而生,我感到我自己无法打进她们的世界中,正如铁钉无法打进厚钢板一样。
「我真的能当爸爸吗?」我怀疑。
太太将儿子安顿好了以后,走回来卧室。
我偷偷埋伏在门后,等她一走进来后就从背后一把抱住,伸出手按住她的胸前,隔着衣服用力地捏住双乳,五个指头灵活地抚弄着。
太太来不及身体保卫战,就被我攻陷。
她的呼吸逐渐急促,柔软的乳房在我的爱抚下逐渐结实。
我涨的有点难过的部份紧紧贴在她的臀部,太太因我的爱抚而扭动着的身躯带动臀部刺激着我。
每随着柔嫩的肉臀压紧我的肉棒,肉棒向上挺起的反作用力更形加强。
我低唤了一声,右手手掌伸到太太平滑的小腹,另加上力量使臀部更压迫。
左手撩起太太的裙摆,伸进她的内裤中。
整个手掌压住绒毛触感的柔软体,用食指和无名指分开细长的缝,中指贴在温热的地方,上下滑动地抚摸着。
「啊… 啊… 」太太轻轻地发出声音。
手更加深入,捏住她略微突起的小核。
太太几乎要疯狂,转过头来和我接吻,高举双手反搂住我的颈背,她的舌头比我的手指更饥渴,激烈地找寻我的舌头。
我将太太推到床上,顺着势子将她压在我的身体下。
膨胀的部分夹压在柔软的臀部上,那种美妙的感觉直入我心。
缓缓移动一下,突然感到强烈的兴奋而更形坚挺。
「好舒服啊… 」我微微张开口,全身包围在春情的气氛里。
中指深进她的肉穴里,神秘的液体润湿了我的掌心。太太承受这些醉人的刺激,嫩臀激烈地摆荡着,带动了我压在她上面的膨胀处。
我几乎受不了,开始交合一般地起伏我的臀部,来回地施压在太太的臀上。
床铺的弹簧震出一种异样的旋律。
「等… 等一下嘛… 」太太被我压的喘不过气,哀求一般地说。
我停止行动,迫不及待地将太太翻过身,手掌已经迫不及待地伸入她的上衣中,我握住太太的乳房,大拇指急速地来回触摸她的乳尖。
太太的乳尖逐渐坚硬。
我贴近她的耳边,口唇轻轻地着吮咬她的耳垂:「今天已经到了吗?我需要妳… 」
因为怀孕,和她已经半年多没有做过爱了。
太太沈溺于爱抚的快感中,以含混的语气,气息十分杂乱地说:「不管了,愿意,我真的好愿意… 」
太太压住我爱抚的手,带领着手掌去寻找她的高潮。
太太的反应在意料之外的热烈,难怪,我俩已半年没有在一起了。
我急切而粗鲁地解开她的上衣,露出被拉下一半的胸罩,红豔的乳尖饱满地挺立于白晰的乳房,娇小的乳房气球般地膨胀,有点结实轫嫩,却又不失酥软。
粉红的乳晕急速地扩大突起,佔满椒乳的前端。
我伸出双手,一边一个地爱抚她。
「嗯… 嗯… 」太太低声呻吟着。
我低下头,靠近双乳间,伸出舌头舔触她诱人的乳沟。
满布唾液的舌头划过白晰的乳沟,留下一条闪烁的光泽。
「嗯… 啊… 」
酥痒的电流钻进赤裸的胸部,我知道太太已经完全地臣服。
配合着我,她恍惚地伸出手掌,隔着睡衣裤子握住我坚硬的肉棒。
「呜… 」我竭尽力量不使我发出声音。
快忍不住了,可是还不能,太太还没有湿透。这时候进去的话,两人都会感到不舒服的。
继续流连于她的胸部,一会儿后,我转移目标。
握住双乳的手移转至她的裙子处,熟练地褪下她的长裙。
白色有着蕾丝滚边的内裤中心处像被水淋湿地,有着一块濡湿的痕迹,暗黑色的阴毛看起来像隔了一层毛玻璃。
手指再度伸进去取悦她。
「啊… 」她裸露着胴体,风情万种地扭动着身躯。
右手拉着吊带,一阵一阵地向上拉起,丝绸摩擦她的大腿深侧。
强烈的快感使她不由地往上挺起腹部。
「我可以脱它了吗… 」我强忍着快爆炸的欲望。
「可… 」太太口齿不清地吐出几个音节。
就是这个时候了…
我拉开她的内裤,濡湿的下体鲜红地像一朵绽放的玫瑰一样。
我抱起她,太太比我更激烈地拉下我的睡衣裤。
坚挺的阴茎裸露在太太的面前,露出大半的龟头在柔和的灯光下同太太的阴唇一起闪烁着欲望的光泽。
太太伸过手来握住了我,将包皮褪下,露出湿润的龟头以及伞部。
她低下头要含住我,但我移开她。
体贴的她晓得用意,配合我的前进,将双脚张开来迎接我的进入。
我端着膨胀的肉棒,用龟头在她的穴中慢慢地回转着,然后腰身一挺,将整根送进她的体内。 「啊… 」
太太像是个初试云雨的黄花闺女,全身不自然地往后一退。
我俩将任何前戏都省了,我俩彼此心中都有默契,我没进入她体内是无法消退这半年来的饥渴。
我收起小腹,微微退出的肉棒让我能感受她体壁给我的快感。
深呼吸一口,放鬆小腹的力量,再度插进去,然后臀部一使劲,将整个肉棒没入太太的身体内。
「啊… 」太太的呻吟是清细的。
她双脚夹住了我,那神秘地带壁也夹紧了我。
温热感从相接的地方陆续传过来,温暖了冰冷的肉棒。
我开始连续抽送,虽然被夹紧,但已经被爱液润滑的小穴毫无困难地任我进出,每一次我都将它送至最深处,好像是她将我吸进去一样。
床铺剧烈地前后摇晃着。
太太微张着口,嗯啊地发出娇喘声,双腿随着抽送而紧紧夹着我的腰。
似乎没有任何一种姿势能在短时间满足我俩,因此我不断地变换着,或是托住她的左腿,以跪立的姿势和她交合,或是抓着盈白的嫩臀从背后进入,或是侧躺着撑开她的双腿进入。
随着动作的愈来愈激烈,进出週期的缩短,两人的欢叫声逐渐忘我地大声起来。
而我在经过这么多天的禁慾,虽然曾靠自慰解决了好些慾望,但总是没有和太太一起敦伦来的快活淋漓。更令人安慰的是,我持续了好几分钟,依然没有亢奋的感觉。
「今天可以好好地做爱了。」我在心中乐着盘算。
「啊… 嗯… 抱… 抱我… 」太太梦呓般地叫着。
她泛着红潮的双颊,微张着口唇,如水波荡漾的双乳,勾引我饥渴地要抓住她,我情不自禁地伸出双手,右手手指依次捏住她的乳尖,或五指并用地握住她的乳房;左手则在她被我肉棒撑开的狭缝中游移着,或是爱抚着阴唇,或是捏揉着性感的小丘,在在都逼使她迈向性感的顶峰。
太太含情脉脉凝视着我,一张涨起的俏脸好嫣红,似乎在告诉我说她好满足、好幸福。
就在我俩耽溺在一波波的来回抽送的快感时,就在我的喘息声转变成「啊… 啊… 」的嗥叫声时,忽然一阵震耳欲聋的哭叫声从隔壁房间传来。
类似一个洩了气的皮球,原本坚如磬石的阴茎顿时虚脱,瘫倒在太太柔软湿润的小穴中。